第215章 事与愿违
书名:烟花易冷半世浮萍 作者:冬日里的炎炎 本章字数:2606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20 09:39:10

话说那聂小林一直咬着自己的舌头,尽量不让自己唐突的想法,再通过没把的嘴巴冒出来,这样,会令她很难堪,仿佛自己的大脚趾真是她预谋着送到他车轮底下的。

而她忍得辛苦,舌头也被自己咬出了血,逐渐麻木了,脑壳却越发清晰起来……

由于控制得有些剧烈,使得她直冒汗,大冬天所冒出来的如果不是冷汗,就是虚汗了,她心里和手心里也在冒汗,感觉中午粥里面的水分在半仙走之前,就会流失殆尽。

“你慢慢画,我去给你烧点水,对了,要喝咖啡吗?”她终于找到了逃离的借口,正暗自庆幸,却不料宋晨冬抬起头来,额头也直冒汗,摇头回道:

“我不喝咖啡,谢谢!”

其实,他今天也纳闷,平时画符一气呵成,很快就能完成,今天的注意力怎么也集中不起来,直觉遇到了高段位的对手,在这里,恐怕是完不成这事儿了。

然,对聂小林已夸下海口,难道就要在退出江湖之前,栽一大跟斗,以后,他就不能成为行内传说,而将成为一段流言蜚语了。

自尊心容不得他妥协,在这个节骨眼上,怎么还好意思让人家煮咖啡呢?他需要救兵,好不好?

“那我煮给自己喝吧!”反正就是不能靠你太近,危险!

宋晨冬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该逃的不是自己吗?她慌不择路干啥?她们家咖啡是在卫生间煮的吗?口味够重的!

这疑问令他更没心思画符了……

正当他坐立不安的时候,手机响了,一下如获救星,看都没看就接听了:

“喂?!”

“你在哪里?方便过来接我们吗?一起去公司一趟?”周均益充满男性魅力的声音传入耳内,从未觉得表叔的声线如此悦耳,如此动听,恍如天籁之音。

“呃~”光顾着听声音了,却没认真辨识内容,如果是四级考试,此刻的听力定为零分。没听清楚,宋晨冬不知怎么回答,停顿间,周均益便又说道:

“如果有事,那就算了,明天去公司开个会就成。你办完事儿,就直接回我公寓吧!钥匙可以找我爸拿。”

“没事儿,没事儿,表叔师兄!你发给定位给我,我马上就过来!”开玩笑,好不容易盼来的救兵,怎么能轻易放手?

说完,就忙不迭收拾笔墨和符纸,又从背包夹层里拿出以前自制的《楞严咒》护身符,握在手里,正准备道别,却见客厅的空调突然启动了,暖风从出风口直冲脑门。

他下意识朝卫生间看去,却见聂小林已脱掉了羽绒衣,穿着睡衣睡裤,从卫生间里出来了,手里也没有传说中的咖啡,眼里却闪着魅惑的笑,一看就不正常,他看破也不说破:

“我有事先走了,你要的符,我回去画好了给你寄过来,我们留个电话,顺便把你通讯地址给我。”

“为什么言而无信?你不是答应我的吗?”聂小林的声音已经异样,满脸悲愤,很是夸张,演话剧一样。

“可我刚接到一个电话,有急事,要去接我表叔……”答应了又怎样?我又不是不帮你,犯得着情绪这么激动吗?宋晨冬暗自腹诽。

“不行,你得画好了才能走!”聂小林这次是杠上了。

“你过来一下……”宋晨冬更是确定她被附体了,便朝她招招手,说道。

“嗯?”聂小林却有些犹豫不决。

“你不过来,我就直接走了!不管你了!”说着,宋晨冬背起背包佯装要走……

“你别走!”聂小林向他飞奔却来,宋晨冬没有闪躲,一把抱住她,把护身符套在了她脖子上,而后注视着她眼珠的颜色,直到其渐渐恢复黑色,也恢复了清明,而后才松手,退后一步,嘱咐道:

“这护身符,洗澡的时候也不能取下来,洗澡前做好防水措施,在我的符纸没到之前,它必须时刻挂在你的身上,知道吗?”

“嗯嗯!可……万一弄湿了,会不会失效?”

“你放心,没那么容易失效,只要不弄脏,你把它当做你的性命一样,就不会出问题了。”

“谢谢!”此刻,聂小林感受到了宋晨冬凝重的神色,忙不迭点头致谢,低头看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睡衣,纽扣也没纽好,禁不住捂脸,哀叹。

“不必放在心上,我清楚前因后果,真要走了,记住我说的,有事再联系!”说着,就好大门口走去。

“好!再次感谢!”

“不客气!那我走了!你保重!”

“嗯嗯!”

目送宋晨冬的背影离开,聂小林才关上门,却发现茶几台玻璃下压了一个信封,她忙拿出来,发现里面是一叠现金,就知道是宋晨冬趁她不备时留下的。

她看过《倩女幽魂》,宁采臣也是不受美女诱惑,是个正人君子,以前看电影的时候,发现女主的名字跟自己才相差一个字,禁不住会代入进去,感受女主的那份真情实感。

如今,却不料因为一次意外,遇到了难得的好人。

“哎——”而此刻,一声叹息,却令她毛骨悚然。这是她发出来的吗?

聂小林左右看看,也没什么异样,就捂着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符,战战兢兢、一瘸一拐地小跑着进了自己的卧室,而后关紧房门,闷头就躺进自己的被窝,不管怎样,先睡一觉吧!

大概是仗着护身符,又有被子做保护,聂小林觉得安全了许多。

躺在床上,方觉浑身酸软,脚趾还隐隐胀痛,连带这头还有些昏沉沉的,于是就把一天的疲惫都倾斜到温软的床垫上了,舒服得不由哀叹:

“好累呀!我大概有几个世纪没睡了吧?”

又回味着宋晨冬的话:你要的符,我回去画好了给你寄过来,我们留个电话,顺便把你地址给我……

这话里话外,似乎他都不会再踏进这个家门了。

隐约间,一丝失落应孕而生,躲在被子里,有些透不过气来,她禁不住钻出了被窝,露出小脑袋四下张望,发现没什么异常,又自言自语道:

“这个家……一个人住,确实有些寂寞了,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呢?”

突然,她又惊跳起来:

“呀!忘吃消炎止痛药了,要不要出去吃呢?”才掀起被子一觉,又迅速拉上了,哀叹一声:

“还是算了吧!睡眠是治愈病痛的良药,趁着不是很疼,就先睡一觉再说吧!”

说完,她就认真闭上眼睛,开始冥想:我很困了,我需要睡眠,需要一个甜蜜的美梦……

事实上,这所谓的冥想不过是自我催眠,自外婆离世,这丫头一直是靠这些心理暗示才敢入睡的,渐渐地习惯了,也就不再害怕了。

直到前段时间,陷入牙痛的泥沼,她这一招才失去药用,变得焦虑不安。

现如今,有了护身符傍身,这个心理暗示又发挥了功效,因此,小丫头很快就进入了梦想。

不过,她要的美梦,似乎有些事与愿违……这里先略过不表,还是先说说宋晨冬去找我们男主的事儿吧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